紫竹林精舍 成長故事 →  親情互 → 大喜和大悲的交會


 

大喜和大悲的交會

我生長在一個小康家庭,十八歲以前,唯一的工作就是把書念好,其他的雜事一概不管,直到高中三年級......。

一開始是爸爸的精神狀態有點異常,後來變得健忘,最後甚至想不起家裡的電話號碼及住址。家裡的人先是到處求神問卜,在遍尋無助的情況下,轉向西醫腦神經內科求診,結果發現是腦瘤壓迫到腦神經,就在手術成功,全家愉快的準備迎接父親回家的時候,又被告知,爸爸的腦瘤是肺癌轉移所引起的,而癌細胞已經是第三期了。我完全無法轉換這樣的訊息,腦中一片空白,心裡一片茫然。

而五個月之後我將要參加大學聯考。

從小就和父親的感情相當好,我清楚的知道他最期待我能考上國立大學,我也以達成父親心願為唯一目標努力,如今有一種不知為誰而戰、為何而戰的無力感。

那天終究是到來了,父親闔眼的一個半鐘頭後,我的名字出現在台大的榜單上。雖是金榜題名,我卻完全沒有喜悅,只怨恨老天爺為什麼不多給爸爸90分鐘,讓我和爸爸一起分享這份榮耀,讓他能含笑的離開人間。大喜和大悲交會的同時,心中百感交集,不知道要讓感覺往哪裡去?於是,我選擇壓抑,壓抑對父親的不捨,壓抑對上榜的喜悅……

反觀媽媽在爸爸生病到往生這一段時間,不論人前或人後,她從未表現出哀傷失常的情緒,也沒有掉過一滴眼淚,我知道這跟她學佛有關,學佛帶給她內在一份很安穩的力量,這份安穩的力量讓她生出智慧,面對人生的無常,也安頓撐持了我們家。

媽媽是紫竹林研讀班早期的學生,每次上課回來,她都會分享當天的上課內容,這也是我最早接觸佛法的因緣。前幾年因為工作壓力以及人事煩擾,我的情緒緊繃到極點,媽媽看著我每天帶著抱怨去上班、又帶著憤怒回家,她就苦口婆心的勸勉我來精舍讀書,媽媽再一次展現她安定沉穩的力量,我也因此讀了三年的生命課程。

三年,在法師的教導和佛法的薰習下,我慢慢地找到放鬆身心的方法,也改變以前容易患得患失的的心情,學著不用知識、經驗去做判斷,以更開放的角度去接受現在與未來。我愈來越從容,也愈來愈平和。

今天的畢業典禮,我想跟摯愛的父親說:「爸爸,我今年三十歲,我學佛了,您在那邊也要好好修行,有一天,我們會在這一條走向覺醒的道路上,再次相見。」

~劉岳峰 分享於民國96年10月研讀班畢結業典禮


香光尼僧團 紫竹林精舍
http://zizhulin.gaya.org.tw/
地址:高雄市鳳山區漢慶街60號
電話:(07)713-3891∼3 、0963-506-891
傳真:(07)725-4950